足球直播

【百佬汇】热刺掌门人——“一毛不拔”的列维

发布时间: 来源:互联网
标签:

上赛季以0投入杀入欧冠决赛,热刺最大的功臣是谁?

可能会有球迷想到哈里凯恩;可能会有球迷说出波切蒂诺的名字;但只要冷静下来仔细分析一番,真正的热刺球迷都会给出这个答案:球队的主席丹尼尔-列维。

事实证明,热刺离了波切蒂诺仍旧要转,没有埃里克森也不会停下脚步,但真正为俱乐部打下扎实基础,率领球队一步一步从低估走向巅峰的人——是几乎每一场比赛都会出现在看台上的光头:丹尼尔-列维。

离了谁太阳都会照常升起,但没有丹尼尔-列维十多年的掌舵,热刺不会成为一支商业化达到极致,并且能够闯入欧冠决赛的球队。

基本资料

姓名:丹尼尔-列维

年龄:57岁

国籍:英格兰

职位: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主席

人物评分:

资金投入(3分)★★★

关心球队(5分)★★★★★

球队战绩(4分)★★★★

私人感情(4分)★★★★

拥有犹太血统,剑桥大学的高材生

“列维拥有犹太血统,热刺是一支犹太血统强烈的球队……”在热刺走出低谷的过程当中,媒体解读列维和背后的财团时,不厌其烦的重复一个因素:犹太血统。

犹太人出类拔萃的商业头脑举世闻名,丹尼尔-列维正是出生在一个商人家庭中。他的家族拥有英国服装连锁企业Blue Inc。丹尼尔-列维人生的第一个重要标签,正是热刺球迷。他从小就是热刺死忠,10岁前就去过白鹿巷球场看球。

改变丹尼尔-列维人生的第二个标签,名头丝毫不比热刺弱——英国伦敦剑桥大学。人人都可以声称自己是热刺球迷,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进入世界级学府剑桥大学。尽管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但列维的学习成绩十分出色,他在剑桥大学期间获得了英国本科阶段最高级别的一等荣誉学位。

离开剑桥大学之后,列维进入家族企业工作。一个可怕的商业巨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缓缓升起。正是在商业征程当中,列维结识了最为重要的生意伙伴:乔-刘易斯。乔-刘易斯的大名在英格兰可谓无人不知,他是英格兰财富排行榜的常客。和世界级富豪乔-刘易斯的联手,让列维的商业之路昂首阔步。

不过,丹尼尔-列维心底一直有一抹无法熄灭的火焰:托特纳姆热刺。羽翼逐渐丰满之后,列维一支试图将触角伸向足球圈:1998年时,列维就尝试从上一任热刺主席休格手中收购热刺股份。第一次被拒之后,列维携手乔-刘易斯以ENIC集团的名义再次在2000年求购。

这一次,列维对于热刺的收购得以真正开始。直到2012年,热刺俱乐部的全部股权都被ENIC集团收至麾下。

这么多年以来,由于列维一直是俱乐部抛头露面的人物,所以有球迷认为列维就是热刺的老板。实际上,丹尼尔-列维只不过是热刺俱乐部的二号股东。在ENIC集团中,列维的持股仅占29.4%,其余都属于刘易斯。

传奇人物刘易斯只关心投资与回报,谈不上是什么真球迷;而列维则从小就是热刺死忠,所以从开始收购热刺的第一天起,丹尼尔-列维就接过了热刺的时代旗帜——成为了梦寐以求的热刺掌门人。

历时近20年,列维一步一步兑现对热刺球迷的承诺

为何列维第一次收购热刺失败,第二次对方却松了口气?很简单,没有人愿意拱手让出心肝宝贝。列维第二次试图收购热刺时,热刺俱乐部已经一步一步走向失控。1998-99赛季和接下来的99-00两个赛季的英超,热刺俱乐部分别排名第十一位和第十位。

2001年就任热刺主席时,丹尼尔-列维许下了三个承诺。一是建立全新的训练中心,让更多的青训球员走入一队。二是扩大主场的容量,或者拥有一个更好的新球场。三是将热刺打造成一支能够争夺最高荣誉的强队。

以上三个目标,对于任何的俱乐部掌门人而言都不容易。拥有犹太血统的列维,会用什么手段实现自己的诺言呢?没错,就是一开始球迷的那个直观印象:无限度的勒紧裤腰带,无限度的抠门。“金钱只有服务于雄心和抱负时,才是有价值的。”这是列维的座右铭,也是热刺长期秉承的经营理念。

“和列维谈判简直就是一场噩梦。”热刺俱乐部的买人和卖人,背后点头的人都是列维。凭借着出色的谈判技巧和运营谋略,列维近些年在国际足坛几乎只进行稳赚不赔的买卖。贝尔巴托夫转会曼联,莫德里奇和贝尔先后登陆伯纳乌,买入当家球星凯恩和阿里……列维近些年在国际足坛进行的买卖,充分证明了犹太人的商业头脑。

2005年,列维从阿森纳挖来了体育总监科莫利。正是科莫利打下基础的青训体系,近些年持续的向热刺一线队输出成品。转会引援和青训都还不是列维最得意的作品,热刺一线队低得令人发指的薪资结构,简直令其他英超老板咬牙切齿。

舍不得买大牌,舍不得开工资,美其名曰指望青训球员……这三句话同时出现在一家俱乐部身上,放眼世界足坛几乎只有以下两种情况:一,老板真的没有钱;二,球队真的只想活着,无欲无求……

所以,最让人吃惊的是,就以这样“苟且”的生存模式,热刺的成绩近些年扶摇直上。在波切蒂诺之前,列维并非一帆风顺,他总共开除过10名主教练;列维与波切蒂诺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列维的“一毛不拔”,搭配波切蒂诺作为教练的一切素养,热刺这支青年军才得以向英超前四进发。

上赛季欧冠决赛,热刺离上演一毛不拔就获得欧冠冠军的神话,真的仅仅一步之差。此外,列维上任之初最重要的承诺也已经达成:尽管新球场未能在2018年9月如期投入使用,但热刺在2019年4月3日迎战水晶宫的比赛,历史性的迎来了新主场揭幕战。

2001年,列维信誓旦旦的向热刺球迷许下庄严的承诺;2020年来临之前,他历时近20年实现了自己的诺言。这就是列维的——一个出类拔萃的商人,一个实实在在的热刺死忠。

列维究竟有多抠门?免费的球衣没有

列维是一只铁公鸡早已经不是新闻。列维究竟有多抠?关于这个问题,萨格勒布前主席有一个令人苦笑的答案。

当年热刺从萨格勒布迪纳摩引进莫德里奇,双方就转会费达成一致之际,萨格勒布迪纳摩前主席兹德拉夫科-马米奇提了一个要求:五件莫德里奇的热刺球衣。这种鸡皮蒜毛的小事,一般人根本不会放在眼中。

马米奇的意思是让列维赠送五件球衣,谁知球衣送来时,马米奇下巴都惊掉了:“列维把球衣给了我,随后我看到转会费的支票上,2300万欧元,扣除了球衣的钱。这让我觉得太难以置信了。可见他对于俱乐部花费的每一便士都很计较。”

列维和热刺的成功之道,从这件小事情中就可以看出窍门。

结语

即便是真正的热刺球迷,难免有些时候抱怨过列维一毛不拔。可当一年又一年过去,五大联赛的金元时代逐渐平息,大多数人才发现:毫无讲究的砸钱带来的复兴不是真正的复兴,反而容易将一支球队推向悬崖;真正的复兴需要时间的积累,需要各个层面的规范。列维没有大手大脚花钱,他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到了热刺俱乐部的基础和核心框架建设——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因此也不会一天倒下。

20年,在热刺俱乐部的经营管理上,列维几乎已经做到了最好的列维。

相关新闻

足球联赛大全

英超 意甲 德甲 法甲 西甲 日职联 英甲 澳超 希腊超 苏格兰超 英足总杯 西杯 葡联杯 葡萄牙超 荷甲 国际友谊赛 意杯 荷兰联赛杯 西乙 法联杯 比利时甲 日乙 奥地利乙 印度甲 以色列超 奥地利甲 厄瓜多尔甲 土耳其超 英冠 葡萄牙甲 解放者杯 巴米锦 挪威甲 波兰甲 美职联 冰岛超 克罗地亚杯 保超 斯洛文尼亚甲 中北美联赛 塞尔维亚超 德国杯 德乙 法乙 墨西哥甲 荷乙 卡塔尔联 欧国杯 中甲 韩K2联 德国丙 克罗地亚甲 北爱超 韩女K联 沙滩足球 亚冠杯 玻利维亚甲 瑞典超 乌拉圭甲 智利甲 中超 阿甲 欧罗巴 欧冠杯 爱尔兰超 苏格兰甲 俄罗斯超 丹麦超 摩洛哥甲 韩K联 俄罗斯甲 巴拉圭甲 立陶宛甲 秘鲁甲 墨西哥联赛杯 瑞士联赛杯 英联杯 土耳其联赛杯 巴西杯 阿联酋超 亚协杯 乌克兰杯 奥地利杯 罗马尼亚杯 委内瑞拉联 日本联赛杯 瑞士超 斯洛文尼亚杯 乌克兰超 巴西甲 比利时杯 瑞典杯 中国足协杯 亚洲五人赛 巴西联赛 中国女超 阿根廷杯 俄U21 拉脱维亚超 瑞典甲 韩足总杯 芬兰超 捷克甲 球会友谊赛 澳威北超 科威特联赛 丹麦联赛杯 罗马尼亚甲 立陶宛杯 英格兰议联 俄罗斯杯 苏格兰杯 英格兰U23联赛 瑞士甲 欧洲U21锦标赛 挪威超 阿塞甲 意大利乙 土耳其甲 牙买加联赛 英乙 南美俱乐部杯 意大利丙 希腊联赛杯 希腊甲 拉脱维亚杯 非洲杯2019 澳足总杯 中国大学联赛 秘鲁印加杯 北美足球联赛 苏格兰联赛杯 白俄超 中北美金杯 匈牙利甲 斯洛文尼亚乙 波兰杯 世预赛 伊拉克联赛 约旦甲 丹麦甲 土伦杯 捷克U21联赛 2019美洲杯 美冠联 白俄杯 爱沙甲 捷克乙 越南超 印尼甲 美国冠军联赛 泰国超 日本天皇杯 罗马尼亚乙 德国女足联赛 五人制足球 中乙 智利联赛杯 美国公开赛冠军杯 阿乙 亚青杯U19 东南亚足锦赛 日本丙 东亚杯 中北美青冠杯 亚洲杯 立陶宛乙 U17阿迪杯 波黑超 中国台湾联赛 塔吉克联赛 中国校园联赛 瑞士丙 丹麦丙 英格兰非联杯 南非联赛 不丹联赛 法国业余联赛 巴西A3联赛 丹麦乙 香港联赛 苏丹联赛 保杯 巴维德杯 巴东北联 巴圣联 苏格兰足总杯 巴勒斯坦联赛 塞尔维亚杯 加拿大联赛 摩尔多瓦联 突尼斯杯 俄罗斯乙 乌克兰甲 沙特联赛 非洲冠军杯 蒙古甲 乌兹别克联赛 阿丙 美国女足联赛 U17世锦赛 U20世界杯 亚洲室内锦标赛 马尔代夫联赛 英格兰挑战杯 加拿大冠军联盟 乌克兰U21联赛 乌克兰U19联赛 爱沙杯 中国台湾女足联赛 中国城市联赛 阿后备 阿丁 新加坡杯 FIFA联合会杯 菲律宾女足联赛 新加坡甲 韩K3联 泰国甲 亚洲板球联赛T20 澳门甲 巴西丁 菲律宾甲 老挝联赛 新加坡乙 特立尼达多巴哥联赛 挪威女超 欧洲U19 越南甲 韩联杯 新加坡电信杯 东南亚U16锦标赛 德国地区联赛 越南泰南杯 德国电信杯 吉尼斯国际冠军杯 澳威甲 U23亚青赛 哈萨克斯坦超 冰岛杯 墨西哥乙 爱足总杯 英格兰锦标赛 德国图林根杯 阿联酋杯 荷兰女足联赛 捷克女足联赛 苏格兰挑战杯 丹麦女足联赛 葡萄牙锦标赛 U17欧洲国家杯 北爱杯 U19亚洲女冠杯 澳女超 瑞典女超 伊朗超 西丙 德国青年U19联赛 伊朗乙级联赛 圣保罗青年杯 亚青U23 法国杯 葡萄牙杯 非青锦 巴里联 日本女足甲 韩挑赛 英格兰女足联赛 欧足女俱杯 澳维甲 泰国乙 印度超级杯 中北美U17女冠杯 摩尔多瓦杯 阿曼甲 世界杯 欧冠预赛 欧罗巴预赛 非洲联赛杯 卡拉宝杯 中国青超联赛 威尔士超级联赛 俄罗斯青年联赛 葡萄牙U23联赛 澳塔超 匈牙利乙 巴圣青联 法丙 U16女篮美锦 欧国联 黑山甲 阿尔巴超 印尼乙 U17非洲冠军杯 保乙 南亚杯 马来西亚杯 巴西乙 波青联 日本女足乙 卡塔尔杯 美洲国家联赛 芬兰甲 卡塔尔U23联赛 科索沃超 西丁 摩洛哥杯 斯诺伐克杯 土耳其乙 意青联 印尼U17联赛 缅甸甲 亚足联U16 丹麦U19联赛 丹麦U17联赛 巴巴多斯联赛 瑞士女足联赛 斯洛伐克超 波兰乙 西班牙女超 法国女甲 德堡州联赛 德国下萨克森联赛 德国巴伐利亚联赛 德国威斯特法伦州联赛 泰国联赛杯 阿苏杯 格鲁吉亚杯 匈牙利杯 欧U17锦 荷兰U19联赛 卡塔尔乙 香港社区杯 德地杯 北美女金杯 意丙杯 越南杯 越南女足锦标赛 克罗地亚乙 中北美国家联赛 亚青杯 菲律宾杯 芬兰女足联赛 巴基斯坦超 奥运会预 越南U21联赛 欧洲U20精英赛 德国女足杯 非洲女子国家杯 日本皇后杯 U17女足世界杯 突尼斯甲 格鲁吉亚甲 格鲁吉亚超 北马其顿杯 黎巴嫩联赛 威尔士杯 欧洲U19冠军联赛 美国乙 印尼杯 南非洲U20联合会杯 世俱杯 英格兰青年足总杯 意青杯 印尼丙 孟加拉独立杯 科威特王子杯 超级联赛国际杯 中国五人制联赛 中国U23联赛 巴圣青杯 巴高联 巴伊亚州联赛 巴戈联 巴伯联 捷克TIP杯 大洋洲冠军联赛 黎巴嫩杯 巴地联 非洲青年冠军杯 芬兰联赛杯 澳昆超 日本超级杯 东南亚足协杯U22 澳维超 澳南超 孟加拉国联赛 马来西亚甲 澳维U20 澳维女超 巴米乙 巴高乙 巴波联 巴西里约乙 哥伦比亚甲 U16女亚冠 阿尔加杯 法国丁级联赛 澳威超 澳威北U20 澳威U20 马来西亚总统杯 维亚莱乔杯 南亚女子锦标赛 北马其顿甲 澳西超 巴昂甲 澳南女超 中国杯 欧锦赛 荷兰后备队联赛 美国超 澳首超 日女杯乙 日女联杯 韩锦赛 澳威女超 南美超级杯 澳西U20 津巴布韦超 罗马尼亚丙 哈萨克斯坦杯 非洲U17国家杯 阿超联杯 阿尔及杯 埃及甲 巴西丙 女亚冠U19 捷克丙 美青U17 白俄U18 英U23乙 澳昆女超 俄罗斯女超 澳昆甲 世青杯2019 女世杯2019 奥丙 美洲金杯2019 欧锦赛预 马来西亚超 德超级杯 英社区盾杯 马来足总杯 秘鲁纪念杯 白俄女超 德戊 沙滩世预赛 巴圣青乙 世预赛亚洲 世预赛非洲 挪威乙 U19亚女锦